•AKUMA•

画画和写文。都不擅长。
是,超高校级的无能哟。

遗言[带卡]

遗言[带卡]

*OOC预警。
*语死早。

(一)
          我将要去见他了。

(二)
           宇智波带土在等什么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死不足惜的白发男人倚在监牢的墙壁上,满是罪恶的双手被交叉着缚在胸前,瑰丽而危险的猩红之眼正浸在大蛇丸的密封罐子里,本足以毁灭世界的查克拉则不知所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沉默着,僵死了似的靠在那里,好像有道透明的屏障隔绝了他与世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他的确是在等什么人,所有人都明白,除了他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就待在那里,不动分毫,死了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(三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遥远的彼方,他在我面前。
     
(四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门开启的声音打破了沉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渐渐接近的脚步声普通却刺耳。宇智波带土或许察觉了什么,或许没有。她只是靠在那,直到那声音响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带土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长久的静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若白发的宇智波先前是生硬的石像,冷漠而坚强。那他此时便是被硫酸侵蚀,痛苦但无从抵抗,无法逃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宇智波带土厌恶痛苦,这让他想起他可悲的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宇智波带土热爱痛苦,这为他扫去了良心上的些许尘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痛苦伴随着宇智波的一生,苦闷极是宇智波命运的基调。由生至死,再向死后的远方去,痛苦不曾远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宇智波带土曾经是被抽干的皮囊,直到他被痛苦充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带土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声音再次响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宇智波带土被痛苦充盈,被自己的,被那声音里的,被那个人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宇智波带土明白那是谁,那声音的主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可恨的,可悲的,可怜的,可爱的,那个家伙,那个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纵使宇智波没了双眼,他也知道,那家伙有多刺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被宇智波带土怨恨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卡卡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旗木卡卡西。

(五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那。是快乐的死了,是痛苦的活着。

(六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银发的六代目火影,世上最伟大的人之一,站在那个世上最为可恶的男人面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用他那一成不变的语调,平和而带着些许懒散,宣读了那份通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简短的通知被迅速的朗读完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六代目没有离去,他只是站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人说话,又是一阵压抑的沉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任何预兆,六代目俯下了身,伸出手去,向那战犯靠近了些。于此同时,那个宇智波略偏了偏脑袋,不知在寻找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带土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卡卡西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战犯与火影同时开口,又一齐沉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代目轻吸了口气,好像要说出什么亲密的话来。他又吐出一次悲哀的叹息,起身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声音中,除了空虚,什么也没有。没有任何事物,传达到任何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卡卡西走出那个牢固的监狱,他疲惫极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没有流血的战争,他差点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他也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胜者,只留苦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些话再也没能说出口。
(七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就要死了,我也是。

(八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知道遏制的战犯将被斩首,世界都在欢歌。仁慈又贤明的六代目,给了战犯最后留遗言的机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白发的战犯被压上斩首台,行刑人等着遗言出口后让他身首分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却始终不开口,是在留念着这最后的时间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转动着失去双眼的头颅,被他正面相对的人们都感到一阵恶寒,纷纷厌恶着扭过脸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在找些什么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终他找到了,或放弃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(九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此生曾说过无数谎言,而在死前我也继续撒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宇智波向蒙了一只眼的处刑人说道: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此生不曾爱过任何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铡刀落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悲剧的一生以悲剧结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欢天喜地,欢天喜地。

(十)宇智波带土快乐的死了,旗木卡卡西痛苦的活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END

THANKYOU FOR READING.

评论(3)

热度(17)